城市随笔:那年,我们藏在桌洞读过的书

2017-07-05 10:18:00 来源: 大众网 作者: 杨洋
play
" />

(图文无关)

  供稿人:杨洋

  供职单位:兰山区纪委

  是高三复读那年。

  因为是复读,又是农村的穷孩子,重新面对高考,身心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然而就是在那样灰色的岁月里,依然做过许多疯狂的事情:比如,偷偷穿起美体内衣;比如,和八卦舍友一起侦查跟踪谁谁在谈恋爱;比如,和同桌一起读藏在桌洞里的书······

  既然是藏在桌洞里的书,自然是拿不上桌面,见不得同学,尤其是见不得老师眼睛之光的书。

  那时,我们用的是带盖的单人课桌,桌面上摞着厚厚的教辅材料,我们就埋首其中,期盼以此开启各自的大学之门。

  同桌娇小可人,却是个名副其实的学霸,无论大考小考,她的成绩总是稳居第一,她的目标是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我呢,则是无论怎样刻苦勤奋,成绩总是远远落在同桌后面的那个,但是我的理想也很高远,我最想读的是政法专业,希望自己将来能做一个英姿飒爽的女法官。为此,我们平时都不大说话,各学各的,只是发试卷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偷瞄一眼对方的成绩。那些日子里,我们卯足了劲,都想在第二次高考中实现自己的愿望。老师们也是天天苦口婆心、耳提面命,用殷切的目光紧紧盯着我们这些很有可能金榜题名的所谓尖子生。

  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就是这样的两个人,我们的书桌上却隐藏着一个小秘密:桌盖中间挖了一个小孔。当我们趴在厚厚的学习资料后面时,老师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们的眼睛透过小孔,如饥似渴地偷读着的,竟是与高考毫不相干的闲书杂书。当然,读这些书的时候都是我们自认为学习很累想换换脑子的时候。

  清晰地记得我们藏在桌洞偷读过的第一本书叫《简·爱》。那天,同桌忽然红红着脸把一本包了书皮、标着自己名字的书塞到我的桌洞里。“什么呀?”我很疑惑,但是心里很明白,这绝对不是《高考冲刺100天》、《高考指南》之类的书,这样的书,她断然舍不得与我分享。“你看看吧,看看吧,写得真好,写得太好了!”同桌竟然有些小小的激动,脸涨得通红,眼睛晶晶亮。

  于是我就透过书桌的小孔,翻开了这本书,认识了那个叫简·爱的小女子。简·爱和罗切斯特的挚爱故事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引人入胜。特别是简·爱的自尊、平等的爱情观,尤其令我动容,记得她对罗切斯特说:“以为我贫穷、相貌平平就没有感情吗?我向你起誓: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会让你难以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以离开你一样。可是上帝没有这样的安排,但我们的精神是平等的,就如你我走过坟墓,平等地站在上帝面前。”对于那时正青春的我们来说,这部充满浪漫主义的爱情故事如一湾清泉,一入眼就难移开视线;看似柔弱而内心独立坚强,勇敢追求挚爱的简·爱形象如一盏明灯,照亮了我们深藏于心的对爱情的向往。

  后来,在繁重的备考日子里,我们还藏在桌洞里偷偷读过《呼啸山庄》、《傲慢与偏见》、《茶花女》、《飘》等世界名著。也曾透过桌洞抄录《汪国真诗集》、《席慕蓉诗集》。汪国真的那首《热爱生命》,至今仍能脱口而出,它曾激励着我们勇敢前行:“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既然钟情于玫瑰,就勇敢地吐露真诚;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只要热爱生命,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席慕蓉《一棵开花的树》,也曾深深震撼过我们的心灵:“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是我凋零的心。”这些经典著作,燃起了我对文学的强烈爱好,以至于高考之后,我毅然放弃政法类专业而选择了不被老师看好的中文专业。

  坐在我身后的男生,老是喜欢在教室里脱鞋子,他一脱鞋,臭咸豆子的气味就会弥漫全教室,因此,他遭到全体女生的嫌弃。但是因为他有全套当时非常流行的小说——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我和同桌曾轮番上阵,低声下气地求他,只为借来一睹为快。

  周末返校的晚自习常常是纪律最差的,憋闷了一周的我们,常常会忍不住要叽叽喳喳各抒见闻、互诉心声。一次,班主任忽然出现在乱成一锅粥的教室门口。一阵暴风雨之后,班主任说:你们看看人家某某和某某,任是你们炸了营,也没影响她们埋首伏案,刻苦学习!听到叫我们的名字,我和同桌疑惑着从桌洞处移开眼睛,互相看一眼,心照不宣地笑了:要是老班知道他点名表扬的这两个人,正偷偷读着的藏在桌洞里的——一个是张爱玲的《十八春》,一个是琼瑶的《窗外》——他该作何感想?

  那一年,藏在桌洞里读过的书,惊艳了那段灰暗的时光,成为青葱岁月里最温暖的一抹记忆。

初审编辑:韦辉

责任编辑:李洪鹏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