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随笔:心静自然凉

2017-07-13 09:31:00 来源: 大众网 作者:
play
" />

  

  供稿人:孙佃建

  供稿单位:临沂车务段

  盛夏时节,烈日炙烤下的大地热浪翻滚,暑气蒸腾。正午直射的阳光,打在迫于生计在城市水泥丛林间奔波的行人身上,让已被生活逼仄的心绪烦躁到极点。

  然而,原野上,池塘里时而响起高亢的蛙鸣,似在应和岸柳枝头嘹亮的禅歌。田里挥汗扬锄的老农,裸露的脊背早已晒成古铜色。看着身边茁壮的禾苗,听着庄稼拔节生长的声音,憧憬丰收的喜悦在满是皱褶的脸上伴随汗花盛开。哦,一切又是多么的自然和谐,壮美如画。

  其实吧,大千世界,万物感知凉热,全在那份心情。

  "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水浒传》里这首诗,描写的就是另一番心境。

  但凡真正在酷暑季节里从事过农业劳动的人,才有体会诉说农民在田里流汗耕耘的艰辛。大作家施耐庵所处的北宋末年,科技尚不发达,电风扇、空调当然是没有的。处在社会高层的王公贵族在三伏天,也只能于水榭凉亭间摇扇祛暑,在百姓眼里就已经很逍遥惬意了。至于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哪有闲工夫"把扇摇",天热正好锄地拔草。在农民眼里炎热算不了什么,心如汤煮般难受的是担忧辛苦耕种的禾苗已烤个半死,如果挺不过烈日暴晒,那全家也将饿个半死。寥寥二十八个字,一幅当时社会各阶层生活的真实写照跃然纸上。

  科学发展,物质丰裕的今天,智能空调、冰柜冷饮等降温物品琳琅满目。至于城里的商贾巨富、明星大腕等有钱人,自有海边河岸风景秀美的别墅尽享清凉。就是中产阶层的小康之家,也能居住在常年恒温的"四季春天"里。他们哪里还知道季节变换,酷热难耐的滋味。只有,那些头顶毒日头站在脚手架上的打工者,买不起房居住在拥挤不堪的棚区下岗失业人员,还有东奔西跑压力山大的房奴们,他们才深知这夏天的味道。可他们的痛感、怨恨,难道仅仅是这大热天吗?

  未必。社会分配制度的不公,以权中饱私囊的不法,乃至投机取巧一夜暴富的不仁……等等不平事,才令人义愤填膺,火冒三千丈?可大热天如此冒烟发火有用吗?如其火上浇油,灼伤自己。莫如安心当下,虽处陋室,惟吾德馨。乐享季节之自然风光,虽热而心畅,岂不快哉!或者效古人难得糊涂,知足常乐。或者学阿Q精神,求一个心安理得,既无损于人,又有益自身,何乐而不为呢。

  若如此,则大自然的春夏秋冬各有怡人景色。正如"无门禅师"写的诗偈:"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如此充满禅意的诗句,无非强调的是内心清净。心若无尘扰,随处皆安好。

  正是夏天热,才显得凉风可贵。还有夏天独具的壮美:你听那雷霆万钧,排山倒海的气势;飓风大作,撼天摇地的气魄。你看那黑云压城,气势磅礴的威严;暴雨如注,摧枯拉朽的威力……浩浩荡荡,无拘无束。试问天地间,如此气概,谁敢争锋?

  当然,夏天除了豪放粗犷之美。还有烈日下、暴风雨中孕育出的别样艳丽。比如莲花。"接天莲叶无穷碧, 映日荷花别样红。"西湖的六月,田田莲叶,碧波红颜。这样的浓绿,与碧空媲美;这样的艳红,与彤阳争辉。敢问群芳,谁个堪比?

  "别院深深夏簟清,石榴开遍透帘明;树阴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在幽静的庭院浓荫里,清凉的草席一铺,耳听着莺唱蝉歌,美美的一觉,当是农民夏日劳作后,再自然不过的晌午小憩。但在文人眼里,却是诗意盎然。便是城里人听来,也是有些奢侈的享受啦。

  "懒摇白羽扇,裸体青林中。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裸着身子在青翠的树林中,任由清凉的松风吹过头顶。也只有诗仙李白才这样旷达潇洒,不拘礼法。

  除了美,夏天的好处也很多。出一身淋漓大汗,医生谓之排毒养生。女士大喊减肥之妙方。高温时节,商家喜在心里,早转的盆满钵满。农民们"锄禾日当午",图的是锄掉的草尽快死去。自己"汗滴禾下土"的辛酸已经习以为常,谁还在乎。大不了,锄完这墒地,脱去汗水湿透的衣衫,赤裸裸的"砰腾"跳进池塘里,憋住一口气,浸没在深水里,洗个透心凉,好爽啊。

  对于习武学艺之人,夏练"三伏"正当时。伏天里正是磨练意志,提高技艺的大好时刻。

  "人皆苦炎热,我爱夏日长。"诗人李昂早已透过夏的炎热表象,洞悉夏的可爱之处。

  如此说来,并非扼杀夏季里对凉爽的渴望。关键是要顺其自然,避免因过分追求清凉无节制的使用空调,而导致感冒、关节、腰椎等病痛。那就得不偿失了。至于贪凉爱吃雪糕一类的冰镇食物,更要悠着点。毕竟,胃是自己一生的必备工具,图一时清凉,损伤胃口,难受一生,孰轻孰重,不难掂量吧。

  道家说"境由心生"。在炎夏之时,只要能保有一片宁静的心田,就必定会拥有一方清凉的世界。

  心静自然凉嘛。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临沂李静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