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随笔:最爱老冰棍儿

2017-07-18 14:37:00 来源: 大众网 作者: 杨洋
play
" />

(图文无关)

  供稿人:杨洋

  带儿子去批发冰品。

  “这个,这个,这个······”儿子指着冷柜里琳琅满目的冰品兴奋不已,“每样要一个,每天尝一个,我要冰爽一夏!”

  “妈妈,你喜欢哪种?你觉得爸爸喜欢哪种?也给你们买一些吧。”还行,臭小子,有好吃的还能想着他老爸老妈。

  “我们嘛?那就老冰棍儿吧。”我说。

  “啊?就这个?”儿子一脸质疑。

  “是的,就这个,零售一块钱一根, 批发8毛钱一根的老冰棍儿!”我坚定而愉快地点头,记忆里关于老冰棍的美好画面瞬间又浮现眼前。

  小时候,老冰棍儿都是被装在白色泡沫箱子里,为了防止烈日晒化,箱子上面再盖上厚厚的白色棉被,卖冰棍的人将箱子捆在自行车后面,然后他们走街串巷,田间地头,大声吆喝着叫卖:“冰棍儿、冰棍儿、卖冰棍儿啦······”

  那声音,在骄阳似火的夏日,简直就是孩子们最爽心的快乐源泉。

  有钱人家的孩子,听见叫卖声,就会一涌而上,递上几分钱,喜滋滋地从卖冰棍儿的人手中接过老冰棍儿,然后,大口大口地,嘎嘣嘎嘣地,咬着冰凉凉的老冰棍儿,很是炫耀,很是享受······

  穷点人家的孩子,听见叫卖声,会眼巴巴地望过去,馋得吞咽唾沫。有的会缠着大人,软磨硬泡,终于要到几分钱,然后撒欢地跑过去,欢天喜地地买上一根老冰棍儿,小心翼翼地撕开外面的那层包装纸,舍不得大口吃,只好伸出舌尖,一小口一小口地舔舐······

  因为家里姊妹多,我觉得我是属于后者。炎热的夏天,跟着父母去地里干农活,每每听到卖冰棍的吆喝声,我和姐姐弟弟都忍不住巴巴地望向父亲,期盼着他能明白我们的小心思,期盼着他能主动伸手去腰间的钱包,掏出几个硬币来递给我们。但是常常是父亲装作没有听见卖冰棍的人故意围绕我们起劲的吆喝声,丝毫没有停下手中农活的意思。我们只好在心里叹着气,然后无比失望地望着同样有点失望的卖冰棍的人渐渐远去的背影。偶尔,父亲也会大发慈悲,停下手中的农活,问我们:“热不热,想吃冰棍儿吧?”我和姐姐弟弟就会立马抢着应声回答:“热,热!”“想,想!”然后欢呼雀跃地接过钢镚跑向卖冰棍儿的人!

  最开心的一次,是一阵暴雨之后的傍晚,一个卖冰棍儿的被淋得浑身湿漉漉的,看我和弟弟在门口玩,他就把自行车故意停在我家门口,冲着我们大声吆喝:“冰棍儿,冰棍儿,卖冰棍儿,贱卖了,全部贱卖了,一毛钱10个······”

  “一毛钱10个呀!10个得吃多久啊?”我看看弟弟,小声嘀咕着对他说,内心馋的不行不行的。

  弟弟说:“你在这儿看着他,别让他走了,我回家去找爸爸要钱去。”

  弟弟刚转身要回家,爸爸推门从堂屋出来了。“1毛钱10个?”他走向卖冰棍儿的人,大声地问他。

  “是的,是的,贱卖了,全部贱卖了,1毛钱10个。”卖冰棍儿的人肯定地说,“下了这么大的雨,又快天黑了,再不卖,冰棍儿都快化了。”

  不是快化了,是已经化了,有的化得只剩下一小块了!当爸爸端来两个碗,那人从冰棍箱子里拿出10个冰棍儿放进去的时候,我们吃惊的发现。

  “你这都成冰水了啊?”爸爸看看碗里的小不点冰棍儿说,“10个也不折5个呀。”

  “是啊,是啊,都化了啊。”那人看看我们碗里的,再看看他箱子里剩余的冰棍儿,“这样吧,我这箱子里还剩了20几个,你再添1毛钱,我都给你们吧,你看我被淋成这样了,也不再吆喝了。”

  爸爸爽快地答应了。30多个大大小小的冰棍儿,整整装满了4大碗!

  那个晚上,我们——姐姐、弟弟,包括爷爷、爸爸和妈妈,我们大口吃着冰棍儿,大口喝冰水儿,实实在在过了一把瘾!

  “不行了,不行了,我的嘴被冰麻了。”姐姐捂着嘴叫。

  “哈哈,我的也被冻成冰棍儿了!”弟弟也咧着嘴笑!

  “哈哈,哈哈·····”欢乐的笑声荡漾在雨后暮晚的庭院!

  “妈妈,妈妈,”儿子突然使劲拍了拍我的肩膀,“想什么呢?叔叔问你老冰棍儿要几个呢?”

  “哦”,我抚抚额头,从记忆中回过神来,然后大声地欢快地说,“老冰棍儿,来20根!”

初审编辑:韦辉

责任编辑:李洪鹏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