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进场补课到跨界融合:中生代网评家的重塑之路

2017-12-07 10:49:00 来源: 大众网 作者: 王秀庭
play
" />

  编者按: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广大文艺工作者寄予殷切期望,就文化的地位作用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论述,并专门就网络文艺问题进行了论述,要求适应形势发展,抓好网络文艺创作生产,加强正面引导力度。这为社会主义网络文艺健康繁荣发展指明了方向。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化建设的论述,专门强调要加强互联网内容建设,建立网络综合治理体系,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为新时代网络文艺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期望。2017年11月28日,由中国文联主办的全国文联“互联网+文艺”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会议就如何借助互联网优势助力文联深化改革、推动新时代文艺工作繁荣发展做了全面动员部署。会上还揭牌成立了“中国文联网络文艺传播中心”,这无疑是“互联网+文艺”发展的又一个新起点。

  临沂大学在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和《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上先行一步,充分凝聚地方文化资源和研究力量,率先打造文艺理论研究平台和人才培养基地,成为首批“中国文艺评论基地”之一。目前,该基地在负责人王秀庭教授的带领下,按照中国文联关于中国文艺评论基地建设的总体部署,结合自身实际和特色,求真务实、发挥优势,扎扎实实地推进基地建设,努力尽快形成一批有影响有价值的成果。目前已出版著作多部、发表论文数篇,主要著作有《从【畅销书时代】到【后主题出版时代】——互联网+出版【供给侧改革】战略研究》《名家讲戏曲》《网络文学评论评价体系构建:从【顶层设计】到【基层创新】》《赏剧论戏》《声情画意——上官修启电视文集》《亲爱的,我们为爱作战:互联网+她时代新文艺潮流研究》等。其中《网络文学评论评价体系构建:从【顶层设计】到【基层创新】》是一部系统分析、研判和预判十八大至今及当下和未来国家顶层设计的思路、逻辑和智慧,深入发掘网络文艺基层创新的实践、潮流和脉动,思考和探索中国网络文学评论评价体系构建之道的理论专著。现将本书第六章第一节“从进场补课到跨界融合:中生代网评家的重塑之路”摘录下来,以飨读者。

  庄庸 王秀庭

  现在评论家普遍正在失掉“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评论的价值和作用被低估至历史低潮。但事实上,从一个区域/地域到一个时代,评论家都不可或缺。评论家说到底,就是要领先时代半步,发现、发掘甚至是培养站在时代前沿、能够左右这个时代的作家和作品,一起开创“中国好时代”。

  一个区域/地域能不能“文化X军”崛起,其实三足鼎立缺一不可:作家作品“集群效应”,评论家集团军作战,平台机制(大奖赛事/重要刊物、发表阵地)……

  我在浙江首届华语网络文学座谈会上发言时,曾建议:重塑从浙派新评论家到外脑评论家的“组织”。首先是要把浙江省内的评论家群体组织起来,集体攻坚,重塑“浙派新评论家群体”,推动浙江网络文学作家作品的评论、提升;然后再跨省、跨际、跨海内外把相关的网络文学评论家组织起来,借助外脑,打造“新评论家俱乐部”和“新评论平台”,解读这个时代之网络文学,开创网络文学之时代。如果能够通过这三件大事快速地解决“新评论家群体”和“新平台/机制”两个短板,则“文化浙军”或网络文学“浙江模式”强势崛起可以预期。

  因为,说到底,现在别说浙江及其他各地,就连整个网络文学界,都没有“互联网+”时代新评论家群体的成建制、成批量出现和重塑。这真的是一个亟待填补的空白。

  重塑网络文学评论家,将会以“中生代”网文评论家为主。无论是传统意义上的评论家,还是网文界的评论家,都面临着一个“补课”的问题:传统意义上的评论家,进“场”进到“网中央”,需要重构互联网思维的知识谱系和所经验与想象的世界;而网文界的评论家,现在也意识到土著评论的碎片化和不成体系,所以也在“自学成才”批评的框架和评论的模式——虽然现在还多半拘囿于剧作理论和文本分析的层面,但向传统补课,却是毋庸置疑的趋势之一。两者“合流”,都需要“补课”,跨越一定的知识和思维鸿沟,才有利于网络文学

  理论与评论评价体系的土著构造和跨界重建。

  但对于知识结构和思维定式已经几乎“板块凝结”的、从60末到85前我所谓的中生代来说,重构知识谱系、重建思维方式、重塑价值观念、重释思想理论,显然不是一件容易完成的事情。已经过了推翻了重来的年龄,所谓“中生代网评家”,如何重塑?

  1 重新认识小白文:培养“网文思维”

  我在和邵燕君女士研讨北大网络文学研究与创作课的设计方案时,有两个想法:

  第一个想法是必须“写”。参加这个课的所有人,唯一和中心的任务就是“写”。不写,怎么能叫“写作”?其他阅读和研究都只是为这个服务。而且,是必须“进场”写——进到网络这个场中写。只要进场,就会有一种“广场围观写作”的压力和动力,就必须倒逼自己去适应新的机制和体制。不进场,你永远无法洞悉和了解那种“网文思维”。我以为,这个课上下来,半年、一年、两年……写了什么作品并不重要,写得怎么样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写作的人要形成这种“网文思维”。

  第二个想法,还是应该从“重新认识小白文”入手。我说我正在/或者不如说打算从所谓“中原五白”的文本分析入手,来阐述和研究我的一个公式:语文教科书+通俗文学传统+“三化”(全球化、互联网化、市场化)中的“言语生产力”和“经验与想象的世界和类型数据库”(也就是我所说的“网文思维”之一)=小白文就是王道。

  我总是隐约觉得,现在无论是网文界还是传统界,对小白文还是没能正确地评估。大多数时候,我们还是停留在文字、文笔和文学的层面,来界定它的流行和作用。我自己也常如此。

  比如,我曾经试图分析过,为什么小白文的“文字”比“文笔”更重要?因为大多数人的文字水平(语感、文字感)并不强。他要的只是故事,而不是文字。所以,大多数传统作家进场的误区,就是对文字的雕琢,对字词句、段落、篇章的“超语言水准”的发挥——但大多数人想读的或许就只是这样的一个故事。他们要的是流畅,像幻灯片一样“流畅”地组织起一个故事。

  如果从这个角度说,对于网络文学,我们其实有两个标准来进行判断:一个是语言切入的“文学性”,一个是“故事切入”的“文学性”。当然,还有一个切入点,就是它提高阅读普及率。

  但我现在觉得,这不对,这没有抓住根本——尤其是我列出了这个当下和未来的研究公式——“语文教科书+通俗文学传统+“三化”(全球化、互联网化、市场化)中的“言语生产力”和“经验与想象的世界和类型数据库”=小白文就是王道后,对照着唐家三少《神印王座》等进行文本解读时,这种感觉尤为强烈:光元素、天使、魔法……

  2 阅读的鸿沟:非/共同生长的经验与想象世界

  一系列西方文化知识/传统,已经进入了当下年轻人的成长视野里,不仅仅是作为一种知识系统,而是成为他们的成长经验和体验。尤其是在中国本土的传统断裂的情况下,这就成为他们的“第二人生”——哪怕是没有植根于大地(社会现实生活)的“第二人生”。这成为他们文学/文化的重要源泉。他们的作品都来源于此,阅读也根植于此。

  不像我这样的人,现在进入这样的作品时,还需要“补课”——补课只是补课,即使你补上这样的知识,又能如何?它只是作为一个知识,而不是把它当做一种“深信不疑”的系统存在,融入自己的血脉之中。

  所以,我不得不承认,“我”与“他们的文学”始终是有隔阂和障碍的。除非,我们写或读的是植根于我们生活、现实、成长的经验与体验的“我们的文学”。

  现在知道我们这一代写的文字,与大多数年轻读者之间的隔阂和障碍了吗?我们写的是我们自己的经验与体验,我们的文化背景,我们以自己为源泉和起点,所经验和想象出来的“世界”——但这个“世界”,很可能与当下年轻读者没有交集和关联。他们所经验和想象的世界,跟我们的完全不一样。

  而那些从类似于《神印王座》的经验和想象的世界中成长起来的年轻人呢,却可以复制甚至是创造出一个相类似的世界,以此来建立和读者的关联、交集甚至完全重合——我猜测——真的,我猜测,这才是小白文真正当道的原因。

  他们的话语系统是一样的,经验和想象的世界是一样的,甚至生活的体验与感受也是一样的……所以,他们的交流才完全无障碍,融合和沟通无障碍。

  比如,《神印王座》里组团后的第一战,其实就蕴藏着小白文为什么流行的秘密——假若我们把它和《海贼王》、《火影忍者》等动漫游戏影响网生代所形成的经验与想象的世界结合起来看的话。

  《神印王座》里的团队角色,是固定的。但是,你在现实中,面临的却是不确定——你不确定每一个人的能力和底线到底是什么?如何为每一个人寻找和确立在团队中的位置?所以,小说是教科书,阅读本身就是在指导着我们:学习如何为团队而战,并通过团队激活我们远超自身的潜力。

  这个桥段的创意写作,假若按照以下顺序进行调整,我们还可以隐约发现当下中学生在模拟联合国等所谓未来领袖养成活动中的印痕:

  第一,团队作战,既是磨合,也要显示出1+1≥11。团队作战,如何激活大家不确定的能力?如何爆发出比预期更高的能力?

  第二,作战结束后,可以进行团队“头脑风暴”——总结经验和教训。就像模拟联合国辩论一样。

  第三,作为团队领导者的总结性陈词。

  第四,作为教练的点评和指导——可以站在更高的角度。

  这样的过程,既跟当下游戏动漫等“虚拟的第二人生”(打游戏其实也是在经历一种团队成长教育)相吻合,又跟当下中小学生正亲历的“现实的第一人生”(在社会现实中接受各种领袖生的课程活动训练)无缝对接,所以这样的文学作品与年轻受众所经验和想象的世界是交叉甚至重合的。

  但对中生代的我们来说,却不是如此。因为没有这种相同或类似的背景,所以我们的进入才会显得那么困难。而用我们的话语系统去进入这样的文学作品和世界时,要先学习、缩短和衔接——我们要学习他们的话语方式,接受他们的类型元素数据库,甚至要完全融入他们所经验和想象的世界。

  3 重塑自我:从改变自己到有所担当

  这倒逼我们必须要熟悉与掌握这种“经验和想象的世界”的文学作品——这其实是网络文学研究与创作课面临的最大障碍和难题。

  第一,我们必须要熟悉和洞悉这些网生代受众所“经验和想象的世界”——他们的集体经验和无意识,到底是由什么组成的?包括他们当下生活的体验与感受;他们经验和想象的“第二人生”源泉:如游戏、动漫和网络文学……他们正在形成的亚文化、分众化和小众化的新社群化部落:二次元空间之类的、隐秘的伙伴关系——包括他们自己正在形成的“黑话”系统与社群自治文化。

  第二,他们所接受、熟悉和风靡的“超现代文本、类型、话语形式”:吸血鬼元素、超级力、自然力、玄幻、古风,以及其他一切当下流行和风靡的“故事的壳”。我们必须找到他们喜欢的好故事,用他们觉得很好看的形式,去讲给他们听。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要杜绝一切从我们自己的经验和想象的源泉出发的形式、故事和类型方式。

  第三,“用他们自己喜欢的‘把一个好故事讲得很好看’的壳”,来装他们所“经验和想象的世界”——个体—大众心理、国民心态与集体无意识(甚至可能只是小众、分众和亚文化的心理、情结与感受)的水。

  第四,在此基础上,尽可能地追求——用我们在当下生活中的个体感受、体验和洞见,以表述与表达对那些“永恒的结构”的认知与理解(如爱的最大阻力,亲情如何走向,团队和领导者的成长之路,正义与自由等一系列抽象的观念、理念和哲学)。

  也就是说,再超现代的形式,都应该用来表达和表述、重释与重塑那些千百年来一直打动我们的“经典和永恒的结构”:个体—大众心理、国民心态、国家/民族/人类集体无意识和故事原型、类型模式、文化母题——两相融合背后那些经典、永恒的价值与观念:爱、自由、梦想、伙伴、奋斗……

  这是我们当下作为过渡者、中介者和桥梁者必须完成的“中生代网评家”角色——我跟邵燕君女士交流时说,不但每一个上创意写作课的人都要创意写作,就是我们自己,所谓教的人,所谓带路的人,也要进场写作。甚至,我们面临的障碍和困难比他们更大。因为,在百年中国文学1.0时代和3.0时代之间,我们是游离其中的最不尴不尬的“往返者”。

  1.0时代是最纯正的中国文学传统——近现代以来,哪怕那些新文学传统中的“作为翻译的作家大师”,也都是中体西用——用中国的文化背景与传统来吸引、容纳和同化外国故事的元素,所以基本上还是纯正的“中国风”。何况,他们仍然只是一种“先锋”;他们现在所面临的“大众”,仍然植根于中国本土所经验和想象的世界,所以他们不会有太大的障碍。

  2.0时代,改革开放30年中,当西方概念中国经验两相夹击时,实际上造就了我们这一批“精神分裂的群体”——一方面,我们用的是西方的概念和话语;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并没有与这种概念和话语相融合的经验与体验,我们的感受和想法仍然是中国本土的,所以我们难以融合这种话语、故事和理论。与此同时,我们在尝试提炼和总结“中国土著的话语、思想/理论体系”,但总在路上,尚未成功。

  但是,3.0时代,21世纪以来,年轻的网生代,却不只是西方概念和中国体验的融合者——对他们来说,这两者之间已经毫无障碍。最主要的是,他们已经在全球化、市场化和互联网化中,超越了这种二元对立和融合,已经上升到了一种全新的“地球村”的概念与体验。所以,他们是有可能创造出真正的“中国风世界流”的:中国的就是世界的。他们已经充分吸纳了世界的经验和想象,又在中国本土“原住民”一样地成长起来,当全球化、市场化、互联网化中,中国与世界共同的经验和想象一体化后,他们开始创造出新的经验和想象,不但成为世界的一部分,最重要的是还成为了“中国化”的领导潮流者和潮流领导者。

  中国土著话语、思想和理论体系的崛起之路,必然要与这种“全球化的中国/地球村人”成长的网生代相伴而生。显然,这更需要寄希望于网生代的评论家,而不是作为过渡者的中生代网评家。

  在这个过程中,中生代应该做什么呢?总不能无所事事吧,总得有点作为。

  第一,让自己向这种网生代经验和想象的世界完全敞开和开放,无论是社会生活与商业运作、创作和评论,都能“如其所是”关联、交集甚至是融入进去。我们不能改变什么,只有改变自己,才有可能取势而为。

  第二,当整个社会都在被这种“青春政治”的大势推动着走时,我们何不敞开心态——年轻人会创造出更美好的世界——为这个社会的主导权的交接做铺垫和准备?

  第三,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和全球治理体系变革的思路、逻辑和智慧也应如是——应该引导而不是“改造”年轻人。他们必然是更先进的一辈人,必然将提出能够超越我们时代和历史视野的更先进的全球治理理念、思想和治国理政体系,唯有如此,国家和民族才能进步,世界也才能发展。

  当然,我们要做的,仍然是从主导式引导、引导式自发,过渡到“自发式主导”。

  就像对孩子一样,能不能从现在起不是说教,而是把大量优秀的文本先植入到他的心灵和视野里,让它们作为将来所经验和想象的世界的种子?

  4 跨界融合:从传统网文评论家到网文界土著评论家

  这一点特别特别的重要。现在一提网络文学评论家,大家自然而然想到的就是马季、夏烈、王祥、邵燕君和我们这样从“外围进场”的评论家,不管我们的身份是“学院派”、“粉丝学者”,还是从传统到网络文学两个阵营的“游走者”。

  令外界非常陌生和隔膜的是,网络文学内部伴随着浩如烟海的作品诞生的,还有大量同样甚至更浩如烟海的“粉丝评论”、“草根评论”和“土著评论”,并由此成长起来相当一批我所谓的“网文界土著:粉丝评论家”——只是他们自己并不用这样的头衔而已。

  非网文界的人一提到“大神”,往往都只以为是像猫腻、烽火戏诸侯、唐家三少等这样的作家作品大神。但事实上,“成神成仙”的,还有那些网文界的批评者。他们中有“专业”从事批评、评论和业界分析的从业者,如Weid——他对中早期网文史的梳理,足可以用来给传统意义上的评论者补课。也有既是作者也是评论者的“双面人”——我印象比较深的,就是晋江的关心则乱。据说她在创作曾为2013年晋江古言第一的《海棠依旧》之前,就曾点评同类作品,犀利灵动——或为她创作这部作品储备了一些想法。还有盛传“水很深”、“藏龙卧虎”的粉丝学者——别说网文界闻名的龙的天空,著名网站如晋江文学的评论版块,就连许多大神的书评区都是不能轻易去趟的深水区,许多精英粉丝潜伏其中,时不时来些“技术帖”,逼得大神们都不得不改道“创作之轨”。

  《将夜》刚开帖时,我记得就见过这样一篇技术帖,将作品的旨意和大纲进行了一番庖丁解牛。当时我第一感觉是“惊艳”,第二感觉——延续到现在读完《将夜》,还隐约地想得起的——“惊叹”:真有远见和见地。我记得猫腻好像也说过,有时候看了评论帖,不得不改变一下故事大纲的走向。

  这里话题稍稍撇开一下。与传统意义上的当代文学略微不一样的是,网络文学因为类型化的发展,越来越在所谓的故事性、文学性之外,增强和加强了“知识体系”。网络文学成为一个引子,让许多作者和读者迈过专业、历史和传统的门槛,成为其中的“钻家”……“看完《星辰变》和《搜神记》,就看了不少《山海经》考古研究的书”;“最近看古言,都快成古代继承法专家了,读了好多博士论文……我自己写论文的时候都没这么用心过”;“读者跟着读故事,也去读古书,考据党就是这么出来的”,@观者顺如是说。

  但事实上,反过来更是明显——就是许多读者在读网络文学作品时,除了所谓故事和文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进行“知识考古”。因此,许多作家作品都在直面这种粉丝学者的“专业性挑刺”,并且很多人都“很谦虚和谨慎”地根据这些读者的“吹毛求疵”来修正自己作品中的“专业知识”——这是一种强大的倒逼机制。这是不是跟我们传统意义上的文学和阅读有点不一样?没错,传统意义上的文学是单向度的,读者是遥远的另一极,被动的接受者,就算有意见似乎也要弱势一些,而未能有“专业性”的反馈。但是,网络文学的互动性,放大了粉丝学者这种专业性知识考古的强势互动和倒逼机制——他们上升到了跟作者在同一个杠杆上的重要角色和地位。

  这其实也让网络文学所面临的批评、评论和理论,比传统意义上的文学要多了一个维度:“知识考古”在网络文学评论中不说三分天下,至少占据了很大的分支。这其实也是我们上面所说的传统文学评论把作家作品和文学现象分析用于网络文学中的一大壁垒和核心差异。网络文学有自己的知识谱系与价值观念,更重要的是这种重构与重塑之功能。因此,网络文学评论必须也要有“知识考古”的思维和维度。

  2015年,我在设计北大网络文学排行榜,并确定《2015年中国网络文学》年选体例时,要求学生们对一系列我生造或改造出来的“概念”进行梳理,以期撕开网络文学“维纳斯的小黑裙”,向传统读者“科普”网络文学的力量是什么。“知识考古”——重构知识谱系,重塑价值观念——就是我用的最高频的概念之一,无论是在点评像《宰执天下》之类的穿越/架空历史潮流,还是发掘像“网生红学”一类的新知识小说写作……

  最省事的方式是什么?就是与“原住民网评家”对话。我们能不能走进网中央,把这些网文界的土著评论家拉出来?他们有自己独特的网文评论的话语方式、思维方式和组织方式……而且,已经渐成“体系”——虽然他们自己很反对“体系化”。

  要做真正的网络文学评论平台,就必须把这种土著评论当做一个重要的维度,甚至在当下是超越一切的重要维度——我们不是要有互联网思维吗?要有网文思维吗?那么,为什么不让这些网文界的土著评论家到场,让我们看看他们有互联网思维和网文思维的评论是什么样的呢?

  哪怕,这仍然会造成两个阵营的对峙与冲突:来自传统意义上的所谓精英评论家和来自网文界的所谓粉丝评论家,会各说各话,或者发生尖锐的矛盾……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不发生人身攻击和乱扣大帽子,学理上的争鸣与争辩只会让双方都受益,互相取长补短,让思想走得更远!

  谁会是“第一家”兼容并蓄、跨越网文界与传统界、重塑“新网文评论家群体”的平台?——“人”的问题解决了,“理论”的问题也就解决了,则网络文学理论与评论评价体系的构造和重建也就可以预期了。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临沂李静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