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赁市场:清肃乱象中扭转租售失衡

2017-03-07 10:01:00 来源: 经济参考报 作者:
play
" />

  租赁市场:清肃乱象中扭转租售失衡

  立法提速,监管加强,“黑中介”等乱象迎最严整治

  一个运行有序的房屋租赁市场能够缓解房地产市场供需失衡,有利于实现老百姓“住有所居”。然而,《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发现,目前我国住房租赁市场还存在市场供应主体发育不充分、市场秩序不规范等问题,使得部分人难以实现“住有稳居”。

  近期,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对规范发展住房租赁市场提出明确要求,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若干意见》,住建部和地方也开始层层部署落实。业内人士认为,系列政策应加速落地,改变目前购房售房体系过度、租赁房体系不足的失衡状态,建立完善租售并举的住房制度,用政策保障网托起1.6亿个稳居梦。

  扯皮事没完没了

  通常租房时,房东和租客都想“以和为贵”,然而一旦事前约定不详,二者就难免陷入重重矛盾中。

  2017年2月中旬的一天,尽管已经立春,连续几天大风降温后,北京依旧春意寡淡。这样的天气里,人们恨不得把手指、耳朵都藏起来,能不出门就不出门。

  小涵走出地铁二号线安定门站时已是傍晚,路灯渐次亮起来,路上的车也开始多了起来。她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心中默念,这已经是连续第五天看房了,大大小小看过不下十几套,赶快找到个合适的房子吧。

  春节过后,小涵和她的同学就加入了北京租房的大军。每天下班穿梭在北京城大大小小的街道,连着几个晚上看房子,弄得人困马乏,只想尽快找到合适的房子。然而,这个时候正逢农民工返乡、临近学生毕业,正是租房的旺季,租价也上涨了不少。“去年二环附近一套80平方米的三居室在七千元左右,现在差不多的地段,稍微像样儿点的40、50平方米两居室就要六七千元了。只能再去其他地段看看。”她说。

  小涵去年大学毕业来到北京工作,工作定下来之后,找房子成为头等大事。正好有同学租了一套三居室,两个女生各一间,还空出一间卧室,就找到小涵一起合租。

  “可能是我们第一次租房,没有经验吧,好多细节的问题都没注意到,交房的时候也都没太在意,导致后来出现特别多的设施等问题,反复跟房东扯皮,出现了很多烦人的事儿。”小涵说。

  一开始是厕所的抽水马桶坏了,三个女孩找到房东,房东百般推脱让她们去找物业。后来她们只好自己找人来修,之后又反反复复坏过好多次,也跟房东抗议了很多次,最终房东才肯找人来修,修好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这两个月里,每天只能用脸盆接水冲马桶。

  最无法忍受的是,厨房的燃气灶出了问题,经常会闻到煤气泄漏的味道,她们联系房东,房东又是推三阻四,煤气公司又说煤气漏气的问题必须房东出面。“前前后后大概扯皮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天天心惊胆战,就没敢做饭,吃了一个月的外卖。再后来,煤气灶就炸了,房东这才过来同意给换一个新的煤气灶,但是坚持让我们出一半的钱。”小涵说,最后也只好忍了认了。

  还有冰箱年头久了不好用、空调出毛病等各种问题,小涵说,这个房子是房东一直用来出租的,家具、家电好多都是二手的,房子也比较陈旧,所以会经常出现问题,东西三天两头就会坏。更糟心的是,好多涉及物业、水、电、暖、燃气公司的问题都需要业主出面,恰恰又遇到一个不爱管事的房东,一来二去特别麻烦,租住体验很差。

  “现在房子到期了,我们也实在忍受不了这个房子了,想重新找。现在就希望赶紧找到合适的房子,也就踏实了。不过,想找到地段、价格各方面都合适的房子,真是太难了。”小涵说。

  碰到黑中介只能认倒霉

  坊间戏谑,“没有经历过黑中介的北漂不足以谈人生”。不少涉世未深的租客都着过黑中介的道儿,在遭到欺诈收费、暴力威胁后,却只能自认倒霉。

  谈起租房,在北京三年时间里每年一换房的晓璐说,简直就是“血泪史”。最早追溯到几年前,当时晓璐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因为来北京的公司实习,所以和同学们一起在花家地附近合租了一套房,签了三个月的租房合同。

  三个月实习期结束要退房的时候,中介来了一帮人,开始找各种毛病。

  先是说空调的遥控器丢了。“我们当时入住的时候,房子里面虽然有一部空调,但是根本就没有遥控器啊。”晓璐说,怎么解释都没有用,只能自认倒霉,都怪自己没有经验,开始验房的时候没有仔细检查。

  中介环顾一周,指着房屋高处的几处脏点说是租客弄的,也要扣钱。“我们就无语了,平时我们几个学生白天都在单位实习,晚上才回来住一下,在屋里待的时间都很少,而且那么高我们都够不到,怎么去弄脏啊。就算这些是我们弄的,也不用1800元那么多钱吧。”

  晓璐找来几个北京的男同学一起理论,中介见形势不利,竟叫来一伙看似黑社会的壮汉,要把他们连人带东西一起赶出去。“实在惹不起了,我们最后只好妥协放弃了押金。当时已经耗到晚上11点多了,外面黑漆漆的,一帮人拉着行李到楼下,有人都忍不住哭了。”

  再后来,晓璐工作后和朋友合租了一套房,房子还没到期房东就要把房子收回去,中介就上门收房了,让一两天之内就马上退房,还非说厨房的橱柜门坏了是他们弄的,让租户分摊,每人赔1000元钱。最后好说歹说,晓璐还是赔了500元钱。因为临时找不到住的地方,只好到朋友家借宿了一段时间。

  “经过这几次租房经历,我是一点也不想再跟中介打交道了,后来都是直接找房东。”晓璐说,感觉中介机构大部分都不完善,也没有职业道德,不管租户之前在签合同和交房时怎么注意,它总能给你找到扣押金的理由,而且维权起来也特别麻烦。

  如今已在北京买房的江晔回忆起租房生活时说,当初租房的时候,从网上看到合适房源,就联系了中介,结果到了店里,中介说那个房源没有了,又说会帮忙介绍更好的房源,挑来挑去性价比都不如网上挂出来的房源好。

  最后过了半个月,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还比较合适的房,跟中介、房东一起签了一年的三方合同,当时也跟房东说好,之后再续签就不再通过中介了,省得还要给中介付一个月房租作为中介费。

  结果,每年一到签合同的月份,中介必然要给房东打电话,说“知道现在房租又涨了多少了吗?哎呀,您把房子腾出来我重新给您往外租吧,保证比现在房租高”。

  之后就一定会收到房东的“夺命连环CALL”要求涨价,每每都拿出中介的报价来说事。结果就是平均每年至少也要月租涨500元。“毕竟找个合适的房子不容易,就算找到了还要搬家,换个房东重新打交道,还要再支付一笔中介费用,太麻烦也不划算。”江晔说。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除了和中介、房东签订三方,还有一种就是房东跟中介签定了委托代理协议,将房子委托给中介。在这种情况下,中介手中操控房源,有些中介还会从中抬高租金价格。

  “现在的中介比起以前服务规范多了,尤其是几家大的中介,还是比较规范的。但是保不齐中介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啊。”江晔说。

  2016年6月,住建部通报了七起房地产中介机构和从业人员违法违规典型案例。江晔注意到,这七起案例涉及的违法违规行为主要有:中介机构不如实向客户告知抵押信息、伪造纳税联系单偷逃税费、违规代理销售商品房、违规代理出租经济适用房、不按规定备案,以及中介人员以个人名义违规承揽业务收费、违规参与出租“群租”房等。

  政策保障网渐织就

  中央已经明确,实行购租并举,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是深化住房制度改革的重要内容,是实现城镇居民住有所居目标的重要途径。

  近期,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对规范发展住房租赁市场提出明确要求,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若干意见》,住建部和地方也开始层层部署落实,规范租赁市场秩序、加快住房租赁市场立法、多渠道增加租赁住房有效供应等系列政策蓄势待发。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陆克华近日表示,今年住建部将把规范住房租赁市场作为房地产市场专项整治工作的重点,严厉打击住房租赁市场上的违法违规行为,大力整治“黑中介”“黑二房东”,净化住房租赁市场环境,切实保护租房群众的合法权益。

  规范和发展租赁市场的具体举措还包括:加快住房租赁市场立法,通过立法,明确租赁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建立稳定租期和租金等方面的制度,逐步使租房居民在基本公共服务方面与买房居民享有同等待遇;多渠道增加租赁住房有效供应;大力发展公租房,推动公租房货币化;加强住房租赁市场监管。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李洪鹏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