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墩街道:奉献在基层一线的工作者

2017-07-21 15:53:00 来源: 大众网 作者: 丁一 马颖颖 张鹏
play
" />

  大众网临沂7月21日讯(通讯员 丁一 马颖颖 张鹏)作为经开区的驻地所在,要当好经开区“实施五大战略、建设五大高地”战略部署的排头兵,重点项目建设、拆违控违、文明城市创建、城乡环卫一体化、小散乱污企业治理等等,是芝麻墩街道面临的一个又一个艰巨任务。为了扎实推动这些以重点项目建设为中心的各项工作步步登高、卓有成效,今年以来,芝麻墩街道积极创建“学习型机关”,扎实做好“两学一做”与重点项目建设的结合文章,突出“两学一做”抓在日常、融入经常,在平凡的基层一线涌现了一个又一个默默奉献、任劳任怨、平凡而动人的事迹。

  故事一:生气的儿子

  7月17日,周一,早7点他准时出现在办公室,刚刚安排完城建办公室出去巡查,又在忙着拟写指挥庄村小工业园“小散乱污”企业的断电报告;7月18日,周二,和街道党工委分管领导一起,组织带领街道环保所、城建办公室工作人员来到皇山社区清理取缔了1个酸洗厂和1个五金加工作坊;7月19日,周三,他在电话联系同事,紧盯会展中心对面、昆明路和铁路西侧等处私搭乱建自拆的善后工作。下午6点,刚刚结束街道党工委扩大会议,他又忙着安排部署明天的集中拆违活动;7月20日,周四,集中拆违日。室外气温高达38度,他在南楼子村附近的集中拆违现场。

  他,是芝麻墩街道办事处副主任马夫印,一个46岁的老基层干部,分管街道的国土、环保、城建、城乡环卫一体化、市场监管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这些年,他天天扑在工作上,是家里的甩手掌柜,妻子一个人忙里忙外,既要工作,还要照顾家里老人和孩子。尤其是儿子今年高考,妻子付出了更多的心血和精力。他内心愧疚不安,答应孩子成绩出来后休个年假,陪妻子和儿子出去散散心。

  7月初,他负责的几项工作也先后传来了好消息。胶新铁路沿线综合整治工作芝麻墩街道一次性通过上级验收;城市管理现场观摩,芝麻墩街道全市排名第四。本想着忙过这阵子喘口气,没想到紧接着又要马上开展“小散乱污”企业的综合治理,文明城市创建的关键环节“城乡环境综合整治”又必须压茬跟上。

  每一天,他要么坚守在拆违控违一线,要么忙着组织“小散乱污”企业治理,别说休息,就是周末也都在加班、加班,再加班。这个炎热的夏天,天天暴晒在烈日下,人本来就黑,现在成了黑碳头,衣服几天不换都发馊了,匆匆忙忙回家一次也就是换换衣服、陪家人吃顿饭,休年假的事情根本没影儿了。

  “乡镇工作就这样,家里的事儿他顾不上,也不能埋怨,就是担心他的身体。这么些年了,也习惯了。现在,孩子天天盼着他能带着出去旅游,要不一开学就没有机会了。一提起这事儿就嘟着嘴巴不理他。”马夫印的妻子说。“家里家外,全指望她了,真的很惭愧,挺对不起她的,也非常感谢她对我的支持和理解。”说起妻子,马夫印眼角有些湿润了。

  当被问到什么时间兑现自己的承诺时,马夫印笑笑:“等忙过这阵子,再说吧!实在不行,就让她们娘俩儿自己去。”

  故事二:笑着哭了

  打开芝麻墩街道王桥工作区书记姚纪君的手机微信,映入眼帘满满的都是正能量:“很遗憾,今晚又要到一个拆迁户家里做工作,不能检查孩子作业了,你给看看吧。”“二宝睡着了吗?发烧退了吗?”

  在推进重点项目建设最紧张的阶段,姚纪君身怀六甲的妻子就一直头疼,天天泡在工作区、村居一线,忙得不可开交的姚纪君还安慰妻子,“是妊娠反应吧?!”孩子呱呱坠地了,满月了,妻子的头疼却越来越严重,姚纪君这才重视起来。原来妻子患得是脑瘤,必须到北京的医院做手术,参加工作20多年的姚纪君这才第一次向单位请了15天的长假带妻子去北京治病。

  春节后,刚刚出院不久的妻子身子还很虚弱,需要专人照顾,襁褓中的孩子更是离不开大人照看。期间,姚纪君的老岳母病危,妻子不能尽孝道照看老人,姚纪君忙于重点项目建设无法脱身,直到老人去世前,姚纪君才第一次丢下工作去医院看了老人最后一眼。姚纪君工作20多年,辗转于街道7个工作区,参与了经开区许多重点项目的拆迁建设,经验丰富,任劳任怨,是大家交口称赞的“老黄牛”。今年2月5日,经开区五大民生重点项目之一的“中科肿瘤医院”项目落户李石河村,作为李石河村所在工作区的主要负责人,姚纪君身上的担子着实不轻。现在,这个项目的地上附着物清理拆迁已经圆满完成。

  谈起姚纪君,他的妻子说,“这些年来,他从来都是不停的加班,哪里歇过周末,天天都是天不亮就走,天不黑不回来。要是那一天早回来了,我还不适应。”当问及是否埋怨姚纪君时,她说,“在乡镇工作的哪个不是这样?他多干一点儿,别人就可以少干一点儿,他忙就是了!”

  “我最对不起的是妻子,在她身体不好的时候,没时间多陪她,一周难得在家吃顿饭。两个孩子多亏了她。”姚纪君红着眼眶,“另外觉得对不起的是我的儿子——老大,他16岁了,今年就要中考,我只顾忙工作,对他管的少,学习成绩不好。还有就是我的小女儿已经16个月了,正是牙牙学语的时候,有时候晚上加班,她在电话里奶声奶气的喊‘爸爸’,我知道她想我了,每天回到家,她都已经睡着了;早上出门上班时,她若醒着,总是会跟我说拜拜,而我总是亲她一下,笑着对她说拜拜,很多次笑着笑着,转身却哭了。”

初审编辑:韦辉

责任编辑:李洪鹏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